简洁版 扫一扫
读者文萃

舟曲泥石流救灾感人事迹材料

大众健康网-读者文萃 字体:
  “铁锹大队”进城拯救家人
  8月7日晚10时左右发生特大泥石流灾难后,不少幸免于难的当地居民失去了家园,房子尚可居住的人们也忌惮泥石流卷土重来,他们纷纷到县城外的乡镇投亲靠友,以渡过眼下的难关。可是,人口5万的县城目前尚有千余人被列在失踪的名单上。失踪,意味着生死不明,也意味着希望。他们必须行动,自己动手,拯救家人。
  行人们几乎人手一把铁锹,他们行色匆匆,走得很快。灾后当地的公共交通已近瘫痪,不少人家的私家小车被冲毁了,他们眼下只得步行,少则走数公里,多则要走十余公里。经过一番长途跋涉,他们终于走到了县城。白龙江水漫沿江马路,他们只得绕走狭窄的小路“回家”。
  8日,遇灾地带陆续传来女人们的哭声,号啕大声,感天动地。这,是她们在呼唤泥土下或许还幸存的家人。这,是她们随着时间流逝而无法抑制的悲伤和绝望。一名当地人摇着头告诉记者:“很多房子被夷为平地,就算能找到家的位置,也不一定能挖到人。那场泥石流太恐怖了,很多人顺着峡谷被冲到了其他地方——甚至白龙江里,尸体可能被冲到江的下游了。”
  时间就是生命,纵然是正午艳阳高照,人们仍埋头苦挖,不休息,吃喝拉撒全在废墟之上。狭长的小路熙熙攘攘,这是一场拯救行动,紧促的节奏贯穿全天。
  三天三夜,老父“永不放弃”
  在舟曲县委附近的邮局,五六名男子透过窗户,一刻不停地挖着充斥整个房间的泥土沙石。领头的是个中年人,姓韩,他在苦苦寻找自己28岁的儿子韩修平(音)。这家邮局紧邻峡谷,因此深受泥石流的摧残。暴戾的泥石汹涌而下,那一带地基脆弱的居民平房被冲得粉身碎骨,邮局地基打得较深,因此没有倾倒,但泥石破门破窗而入,填埋了整个一楼。
  8月7日晚,韩修平和他同在邮局上班的堂兄凑巧值夜班,除兄弟俩之外,还有另外一名年轻同事。灾难发生后,三人的家属心急如焚,火速投入行动。遇灾时三人到底被困在了邮局的哪个方位?家人不得而知。他们只能推测他们当时都老老实实地呆在自己的办公室里,从相应的办公室位置开始挖。
  前天,“第三人”被挖了出来,当时泥土本文来自www.dzjkw.com已没及他的胸口,但心跳和呼吸尚存;韩氏兄弟仍不知所终。头发斑白的老韩和亲朋好友们强忍着内心的痛苦,坚忍地继续挖土。仅凭这五六个人的力量,要把充斥整个办公室的泥土一锹一锹地挖掉,需要多大的工作量?更何况兄弟俩的身子未必就真的在那间办公室里。
  挖了三天一无所获,老韩仍在坚持:“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。”他祈祷兄弟俩都能活着。
  孝子照顾病父放弃逃生
  吕灵大哥今年32岁,为人憨厚,对60岁的父亲老吕尤其孝顺。老吕是个药罐子,罹患糖尿病、高血压。老人家行动需有人搀扶,每天都需打两针胰岛素。昨天上午8时,人民子弟兵出动冲锋艇拯救了他们一家三人。
  8月7日晚泥石流爆发时,妻子正在省城兰州出差,吕灵和妈妈在家照顾父亲。他家住在三楼,泥石流呼啸而过,房子没倒,他和母亲都有充足的时间逃生。但母子俩没有这么做,因为老吕腿脚不便,在当时的情况下他们又不可能把老吕一并带出去。
  吕灵平静下心绪,决定留下来陪伴和照顾父亲,8月8日凌晨,泥石流形成的堰塞湖水位已没及他家的二楼,吕灵却不为所动,“稳坐钓鱼台”。他当时心想:“虽然停电了,但冰箱里的东西还在。只要省着吃,冰箱里的水果、馒头够我们一家三口坚持一个星期。”于是,他决定白天就把手机关了,晚上才开一会儿,等待通讯恢复,省着电向外界求救。
  在此后的两天里,吕灵像往常那样每天给父亲打两针胰岛素,喂他吃饭喝水,照顾他饮食起居。前天晚上,冲锋艇发现了他们一家三口。
  一扇天窗让老妪奇迹存活
  在这场罕见的特大泥石流灾难中,遇灾百姓能否幸存,运气很重要。71岁的杨阿婆便运气不错,前天中午10时左右被武警甘肃总队陇南支队的官兵救了出来。杨阿婆育有5女1子,老伴已先她而去,6个孩子各自成家,她独自一人居住在一套平房里。8月7日晚的泥石流死死地固定住了她的下半身,所有进出房子的通道都被堵得严严实实——除了一个位于泥石流冲击面反方向的卫生间天窗。
  杨阿婆的女儿介绍说,洗手间原本没有窗户,姐妹几个怕他*的洗手间太闷,就请人开了一个天窗。如果没有这个天窗杨阿婆会被活活憋死,两名武警也正是通过这个天窗爬进去把她救了出来。
  目前,杨阿婆正躺在武警甘肃总队医院的帐篷医院里恢复休养,牟医生向记者介绍说,杨阿婆被困了整整36个小时,但因为饥饿以及灾后被埋的房间光线太黑,她获救后已失去时间观念,“以为自己只被困了5个多小时”。饿了将近2天,老人家的消化系统出现了异样,起初只能靠输液来吸取营养;但经过一天的恢复,她现在已经开始喝粥了。
  作为汶川地震和玉树地震抗震救灾的重要团队,中国国际救援队的80名队员于8月9日凌晨4时从北京南苑机场起飞赶赴舟曲灾区。他们带来了12条搜救犬和200多套救援装备、器材。
  领队尹光辉介绍,泥石流是一种完全不同于地震的地质灾害,地震发生后,建筑物的废墟内往往存一定空间,甚至有短暂的时间供人们逃生;但泥石流一旦突袭而来,瞬间就可完全掩埋建筑物,不留任何空隙,让里面的人窒息而死,非常残酷。这给搜救犬提出了新挑战:“要让搜救犬准确感知地底下有没有生命迹象,就必须给它一定的缝隙,否则生命的气息冒不上来,它辨别不了;泥石流的废墟,经常没有缝隙——当然,这种情况同时也意味着地底下的人存活机会已经微乎其微了。” 或许,这次泥石流的确过于残暴,以至于被埋者中几乎已经不再有幸存者;或许,在高密度填埋的废墟上,搜救犬的确失去了在地震灾区的神奇。记者在现场看到,在泥石流的灾后援救工作中,现代化的机械和设备的确很难派上用场。
  一名援救者说:“在地震灾区,救援队员可以根据声音等各种信号来准确判断出被救者的准确位置,在此基础上,可以根据力学等科学原理制定出合理本文来自www.dzjkw.com的施救方案,然后利用机械设备把他救出来。只要方案合理,大型设备就不会意外地伤到人。但泥石流能够瞬间把人整个地活埋掉,一旦把头也给埋进去了,生还的希望就很小了。严严实实地埋在地底下,往往没有任何信息可供我们参考,设备派不上用场,胡乱用设备的效果甚至适得其反,基本上只能靠用铁锹挖等最简单的手段来救人,效率很低。几个救出来的人都是被埋得不深的。”
  被埋60小时残疾人奇迹生还
  昨天上午,一名被埋在坍塌的房屋废墟下60个小时的老人被救出。从上午11时20分到12时50分,本报记者用相机记录了整个营救过程。
  昨天上午11时20分,正在一幢被泥石流掩埋了一层的危楼下面挖掘的民兵报告说,废墟下面发现了一个活着的老人。这一消息让连续工作倍感疲惫的搜救人员立马兴奋起来。指挥官下令马上向上级汇报,请求支援。
  11时22分,兰州军区的军医迅速赶到现场,并做好各项准备,将点滴瓶、氧气袋等必需物品拿在手上。其中一名战士脱掉上衣,沿着废墟上挖出的洞进入生还者所在的位置。
  11时43分,军医将担架抬到洞口,随后,生还者被运送出来,先是双脚出来。全身出来后,马上放在担架上,几个解放军战士将其抬到比较空旷的地方,军医上前为其插上氧气管,扎上点滴针。
  11时46分~11时52分,几名战士抬着生还者,走过泥石流留下的淤泥地,历时6分钟,辗转将近1000米的路程,来到一个军队用帐篷搭建的临时医疗点。
  11时52分,担架到达临时医疗点,军医开始对生还者进行紧急救治。
  12时50分,救护车赶到,生还者被送往医院救治。据参与救治的一位军医介绍:生还者没有太大的外伤,只是由于被埋在废墟下60个小时了,身体极度虚弱。
  住在楼梯旁边赢得生存空间
  在救援地点,生还者的侄子刘江告诉记者:生还者名叫刘马幸代,现年52岁。他生下来就身有残疾,双腿不好,不能说话,也听不见。所以一直未婚。他说,当天夜里将近12时他才到家,还没有进家门就听见房子后面的那条河发出很大声音,他就大喊着要家人离开房子,可惜声音很快就被雨声、雷声和河水声淹没。很快,大水就淹没了一楼,他父母从后窗户逃出来。而大伯则被困在屋子里。
  水退后,刘江和家人就来到自家楼房前,告诉救援人员大伯所在的位置,“由于他住的房间距离楼梯很近,他的腿脚又不好,不可能移动,因此我们很容易确定他的位置。”刘江说。三天来,他们的亲戚和救援人员一直用双手和铁锹挖,直到昨天上午,部队的人用光学生命探测仪探测的时候,说下面好像有生命迹象。“我们听说不少探测到生命迹象的地方挖出的人都已经死了,一直不敢相信大伯还活着。”
  刘江称,他们家的房子是土木结构,大伯就住在楼梯附近的屋子里,所以,坍塌的时候那个地方有空间,大伯才成为被困在废墟下面60个小时后的幸存者。
(编辑:康文轩)
【温馨提示】“大众健康网读者文萃”提供的范文,仅供学习参考使用,请勿做其他用途。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点击页面下方的“联系我们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