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洁版 扫一扫
读者文萃

富士康猝死员工变成死因不明 头部明显伤痕

大众健康网-读者文萃 字体:
  1月25日中午1时,一篇名为《又一具打工者的尸体从富士康深圳工厂生产线上被拖出》的帖子在天涯上出现。帖子里称年仅19岁的富士康员工马向前23日凌晨死在深圳富士康观澜分厂华南培训部员工宿舍楼的楼下,身上伤痕累累,但死亡原因却被定为猝死,而且富士康厂方当时还阻挠家属去现场看尸体,短短几个小时内点击率已经高达23万,被各大论坛网站转载。昨日本报关于这一事件的报道也引起社会高度关注。昨天,马向前死亡原因的调查结果有了新进展,尸体头部被发现有明显伤痕,死因由“猝死”变成“死因不明”,家属将申请尸体检验,警方也开始对相关人员重新录口供。
  头部出现多处伤痕
  裹尸袋上发现血迹
  昨天上午10时多,死者马向前的家属在警方陪同下,在深圳市公安局法医检验中心第二次见到死者尸体。这次死者已经被剃了头发,头部发现明显伤痕。马向前的大姐说,之前在殡仪馆的抽屉式冷柜里,只能看到前胸和头部。这次就看得很清楚,“我弟弟后脑勺靠左边的位置有一个直径大约3.5厘米、圆形的、很大的肿包,胳膊全部都擦破了,左边的耳朵和右边的耳朵完全不同,又红又肿,像流过血一样,裹尸袋上还有两片血迹。”家属还发现,死者头顶上有四个类似钉子扎的孔,表面发黑,应该是旧伤。
  昨天中午,死者马向前的父母在法医检验中心外痛不欲生。母亲手抓铁栏杆在地上长跪不起,不停地自责,不该让孩子出来打工。父亲则趴伏在地上,已经哭得无法出声。马向前的三个姐姐痛哭失声,还要强忍悲痛劝慰父母。马慧说:“爸妈知道后不吃不喝不睡觉,有时喝点水,已经晕倒了两三次了。今天我们不让他们来,他们非要来,他们怕我们认错尸体。”
  马向前1991年5月出生,去世前仅在鸿富锦精密工业(深圳)有限公司工作了70天。
  马慧说,马向前学习成绩很好,但“我们那里辍学的人很多,他受这方面影响也不想上了,觉得上学不自由,大家都出来了,他不想一个人待在家里。”为去富士康面试,他每天早上天不亮就坐公交车去富士康排队,排了五六天才被抽到面试。刚开始上班很高兴,“他就觉得在里面好玩,人多,大家都是年轻人,我们家虽然不富裕,但不至于让他辍学去打工。”两个月来,马向前在自己人生的第一份工作也是最后一份工作中大概挣了4000元。但他感觉收入高低并不重要,他要自己挣钱养活自己,不拿父母的钱,他就感觉很开心。
  事件四大疑点
  疑点一:为何有外伤?
  富士康公司的几名工厂警卫和目击工人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,他们在第一现场没有发现血迹,也没有看到死者有伤痕,只看到他“脸色苍白,在地上躺着”。厂方向媒体展示了几张彩色打印出来的现场照片,照片并不清晰,但死者马向前上身敞怀,看不到明显伤痕和血迹。
  昨天,记者见到1月24日死者家属在殡仪馆拍到的遗体照片,这些照片清晰显示:死者左耳青紫,左颧骨有紫色淤痕,额头左侧皮肤有长约一厘米长的伤口,鼻尖有少量血迹,胸部有淤青,腹部有少量血迹,颈部左前方有两道明显压迫痕迹,但没有皮肤破损。
  此外,富士康多名员工在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没有看到血迹。但死者大姐马慧说,内部工作人员告诉她现场有血迹。“我在附近拍照,总共拍了三张照片,一张是血迹,一张是凳子,第三张是它们连在一起。凳子就摆在垃圾桶旁,凳子是铁的。”
  疑点二:工作期间受虐待?
  马慧说,马向前为人老实、内向,所以别人老欺负他。由于在工作期间把几个钻头弄断,“他们就逼他辞工,我弟弟听我的话没有辞工,他们就为难他,比如操作机器时故意不发手套给我弟弟,我弟弟的手指上面全是裂口。我弟弟没有跟我讲,有一次我见到他的眼角有伤。我就问他是怎么回事,我弟弟说没事,说是上班时弄的。”
  死者家属说,工厂有一个管理人员说,马向前从没操作过机器。马慧说,“那是不对的,如果我弟弟没有操作过机器,怎么会有弄断钻头?怎么会手上全是伤痕?”她还说弟弟在厂里受到虐待,“组长处处为难他,让他去打扫卫生,打扫厕所。”
  疑点三:有没有旷工?
  富士康相关人员曾告诉媒体,马向前死前旷了两天工。但马慧表示,弟弟死时随身携带着上班用的折叠杯、厂牌。此外,弟弟从来不关手机,但事发后手机不见了,且一直关机。如果是猝死的话,手机应该不会关机。
  马慧说,晚上8时上班,弟弟常常提前50分钟就去。“我问他为什么提前50分钟到。他说我要提前到,我晚上7时30分要集合,我弟弟从来不迟到,怎么会旷工呢?”
  疑点四:有没有生病?
  富士康某员工在发布会上称:偶尔见过马向前吃药。但不知道吃的是什么药。马慧说:“弟弟从不生病的,1月17日我们见到他时还是活蹦乱跳的一个人,有说有笑。富士康是有体检的,不可能随便就进去。”但富士康相关人员则对记者说,入职体检原则上只针对流行传染病。
  松元派出所:“猝死”存在可疑之处
  昨天下午,松元派出所负责人告诉记者,宝安区刑侦大队的法医昨天陪同马向前家属,前往深圳市殡仪馆进行二次尸检,他本人没有去现场。但是他了解到一些情况,在第二次尸检过后,发现有一些地方与初检结果不同,目前仍无法判断是否猝死,但是存在可疑之处。该负责人表示,此前对相关人员做了初步笔录,现在已经开始对相关人员重新做笔录。更多情况不便此时公布。
  死者家属告诉记者,之前警方的判断是猝死,但昨天法医说死亡原因不明。由于尸体已被清洗过,法医就提取了裹尸袋上的血迹,拿去化验。法医说,要想进一步知道真相,就要家属申请尸检。由于松元派出所一开始没有将马向前一事定为刑事案件,故警方还无权决定解剖验尸。如果是刑事案件,派出所可以在不征得家属同意的情况下,联系法医进行尸体解剖,分析死亡原因。
  鉴于昨日法医检查的结果,松元派出所这位负责人表示,“如果家属同意的话,警方会再次联系法医,家属也可以自己联系安排法医。”对于为何初检未能检测出昨日的疑点,该负责人表示,可能之前的检查有点仓促,并且当时尸体有头发,异常处没有看到。
  马慧对记者表示,她个人绝对支持尸体解剖,但为了考虑父母的感受,她还需要和家人商量。“到了这一步,弟弟这么不明不白的死去,我是不认同的,他才19岁,家里也只有他一个儿子。”
  富士康负责媒体宣传的工作人员昨天下午告诉记者,他们没有去殡仪馆,目前还不清楚二次尸检的情况,对于一些问题无法作出回复,现在只能等进一步的调查结果。
(编辑:康文轩)
【温馨提示】“大众健康网读者文萃”提供的范文,仅供学习参考使用,请勿做其他用途。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点击页面下方的“联系我们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