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洁版 扫一扫
读者文萃

保姆陪睡 令行难止

大众健康网-读者文萃 字体:

  上海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等正在草拟的全市性家政合同条款拟禁“保姆陪睡”。此消息一经传出,社会哗然。  据悉 ,目前首份全市性家政合同已成型,合同最新征求意见稿分员工制和中介制两种文本,两种合同文本征求意见稿都明确:不得安排保姆与异性同龄人同居一室。  员工制合同征求意见稿明确规定,雇主必须保证住家保姆每天8小时的睡眠时间和每月4天的休息时间。在保证住家保姆休息的情况下,还必须保证其食宿,遇国家法定假日不能合理安排保姆休息时,要给予日平均工资两倍的加班补助。  其实,“保姆陪睡”已经不是一个单纯的道德风化问题,它折射出越来越多的“空巢老人”精神生活的尴尬困境。  一些“空巢老人”心理需求与生理要求以正常途径得不到满足,而再婚之路又往往被子女阻挠或缺乏宽容时,这些孤独的老人不得不采取“陪睡保姆”这种隐秘的方式排解孤独。虽然“陪睡保姆”有悖伦理,但因其可以避免重组家庭的财产分割等问题,往往比再婚更容易被子女所接受。从这个意义上讲,“陪睡保姆”陪的不只是性。  从法律层面看,如果保姆和雇主同居一室发生了意外,比如发生了强奸或猥亵等,这已属于刑事范畴的行为。此时,权益受损者需要举起的维权武器是能解决问题的法律法规,而不是属于民事范畴的家政合同的某些条款,其也不可能担当此任。而家政合同明确“不得安排保姆与异性同龄人同居一室”,未必能实现合同起草者的目的和初衷。首先,保姆与异性同龄人同居一室的行为,多是保姆和雇主两厢情愿的选择,只要不是违法犯罪的行为,来自外界的民事规定是难以介入和有约束力的。退一步看,就算保姆和雇主同居一室了,违反行规了,作为民间性质的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,也不可能将违规保姆逐出保姆这个行业,更不可能禁止这些雇主今后不得聘用保姆。家庭服务业行业协会不是权力机构,凭什么去强行禁止保姆或雇主行为?  多数网友认为:法律规定也难以制约“保姆陪睡”行为,其条款明显缺乏可操作性。应该通过道德教育,以及提高素养来禁止这种行为的出现,才是治本之道。  (感谢供稿)

(编辑:康文轩)
【温馨提示】“大众健康网读者文萃”提供的范文,仅供学习参考使用,请勿做其他用途。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点击页面下方的“联系我们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