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洁版 扫一扫
读者文萃

贫富二代:戴着有色眼镜看上铺兄弟

大众健康网-读者文萃 字体:
  “一想起他就不舒服,仗着家里有钱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,把我们当做什么?”与宿舍其他4名来自普通家庭的同学相比,苏明和“公子哥儿”同学最是相处不来。
  苏明一边浏览着网络上的《“富二代”的18条标准》,一边跟同学对照着评点同宿舍的“富二代”室友,隐隐觉得挺解气。
  近日,“富二代”的身影屡现媒体的风口浪尖。晒富、飙车撞人,一些“富二代”的行为引起社会公愤,某地花钱为他们开培训班的新闻在网络上更是引来铺天盖地的争议。有人疑惑:是“富二代”不堪重“富”,还是国人的仇富心理使然?
  不论是“富二代”还是“贫二代”,或坐着名车、或挤着火车,从不同家庭、成长环境的大学生涌向同一个大学校园,进入同一间寝室的时候,他们将如何共处?
  方寸宿舍“贫二代”感受阶层差异的刺激
  苏明是北京某高校学生,作为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后代,他把自己归类为典型的“贫二代”。背着一个破旧打着补丁的背包,扛着一个编织袋,上边还别着一卷凉席,入学报到那一天,苏明就这样走进了新宿舍。同样在这个宿舍里,他的室友却是被一辆凯迪拉克一路送到了宿舍楼下,还有专人把他考究的箱子搬进了宿舍。这个学生,就是苏明一直看不惯的“富二代”。
  “他刚一进寝室就抱怨,嫌柜子小装不下衣服,嫌没有空调温度太高。他是来度假的吗?这里的住宿环境,已经比我家强很多了,我们几个都住得好好的,就他事多。”
  有一次苏明把饭菜打回宿舍,在床上看书,不小心把馒头掉到床上了,就捡起来继续吃,“床又不脏,可‘富二代’马上就露出鄙夷的冷笑。做一个白馒头用多少麦子,要耗费农民多少血汗,他明白吗?我是农民的儿子,粒粒皆辛苦啊!”
  苏明觉得特别不可思议的是,“富二代”去年的生日,请宿舍几个同学到外面吃了一顿,花了2000多元。苏明算了一下,按自己最奢侈的吃法,每天10元伙食费,这些钱够他吃半年了。“我们村年景不好的时候,有的家庭收入还不到这个数呢。吃得我太心疼了!有钱也不是这样炫耀的!”
  浙江某高校张蓓宿舍的“卧谈会”上,动不动就会把矛头指向不常在宿舍住的“富二代”。
  “昨天她把一件MIUMIU晾在阳台上,给风刮到楼下去了。我给她打电话,她一听说掉进了水洼里,立马就说不要了。其实水洼也不脏,深色的衣服洗洗还能穿。几千块钱呢,就这样扔掉了!这不是刺激我吗!”
  “那你们还记不记得她上回包了辆出租车去宁波,你们猜有什么急事?我听说就为了买Burberry最新款的一条裤子!来回车费加上裤子,花了小1万!我说烧钱也不是这个烧法啊,可人家说了,我有钱,我乐意。嘿,看看我,连个仿冒的都买不起。”
  “那家伙经常把那个‘神仙水’分给我们用,刚开始我还觉得她挺不错,现在想想,还不是在炫富?那么小小一瓶化妆品,听说要上千块,不用白不用,几千块钱的衣服都可以扔,人家不差钱!”
  炫富、娇气、烧钱、浪费、自私,这些标签被一一贴在“富二代”身上。苏明和同宿舍的“富二代”并不是一个特例,浙江某高校的女生也并非无道理。表面上或许还能客客气气,可是内心的仇富情绪已经从社会上、互联网,走进了血气方刚的大学生群体中。而当这处于社会财富链两极的学生,共处于同一屋檐下方寸大小的宿舍中时,不同的生活习惯往往会加剧二者矛盾的撞击,激化“贫二代”的仇富情绪。
  因“富”屡遭误解 “富二代”自觉无辜
  “怎么我的一片好心,到同学眼里竟然成了炫富?”“富二代”马兰兰承认,“富二代”群体当中存在一些纨绔子弟。他们高调炫富,不在意其他同学的感受,但是这仅仅是一小部分,大部分“富二代”同学和普通同学并没有太大不同,只是由于生活习惯、消费方式不同,“被他们所看不惯,我们也很委屈”。
  马兰兰发现FANCEL有款面膜很适合她们这个年龄的女孩,就推荐给宿舍同学,同学也喜欢不时地“借用”。可是有一天,马兰兰不经意在宿舍门口听到两个同学说,她应该明知道她们买不起,还假意推荐这么贵的东西,就是为了炫耀有钱。
  “寒心啊!炫富对我而言有什么好处?她们真的误会我了。我只是想有好东西应该和好姐妹分享,真是好心当成驴肝肺。”
  有一次有个同学生日,马兰兰送了她一件施华洛世奇的水晶吊坠。可是后来马兰兰听说,为了回送她价值相当的礼物,反倒让这个同学一直很有压力。“其实我一直习惯送女生吊坠作为生日礼物,好看而且实用。真没想到会给她带来麻烦,她根本就不需要回送我呀!”
  马兰兰觉得,舆论把“富二代”当做特殊群体,实际上多数“富二代”在很努力地与同学搞好关系、融入这个集体,只是他们表现方式和普通同学不大一样。请大家吃饭、唱歌,开车来的时候让同学搭个顺风车,这些在他们看来很平常的花销和举动,让同学误解他们“烧钱、败家、炫富”,让他们感觉“非常无辜”。
  因为觉得与宿舍同学“处不来”,已经搬回家住的“富二代”宋嘉觉得,同学对她有偏见:“我知道同学老在背后说我,‘今天她又花几千块钱买了个包’,‘她买的衣服一次都没穿过’,‘她又去哪儿哪儿扫街败家了’。拜托,大部分女生都有逛街购物的爱好吧,难道她们没有一次没穿的衣服?只是我可能买得起贵一点的东西,就要被人批评?”
  “我觉得路边摊不卫生,从不和同学去,这被同学当做‘富家子弟瞧不上路边摊’;有的衣服不能水洗,我拿到干洗店洗,被同学说‘娇气’;我爱干净,督促同学收拾宿舍,被同学说‘嫌这嫌那’;在同学面前我已经尽量穿得低调,可还是有同学成天背着我计算今天我这一身又‘烧’了多少多少钱。我发现,只要重视生活质量,立马就会有同学说是败家。”宋嘉的“富二代”同学陈盛也很委屈,感觉自己是因为沾了“富”这个字,才会处处被同学指指点点。
  不要让单纯的同学关系沾染贫富功利
  “贫富差距和成长环境不同,肯定会造成个人性格和生活习惯不同,‘富二代’和‘贫二代’共处同一寝室,难免会出现很多生活上的小摩擦。”浙江万里学院学生事务发展中心的余姓辅导员说。她所在的学校,有不少典型的“富二代”,调解贫富二代的相处一直是她的工作重点之一。
  “每年新生入学之后,贫富二代的生活差异马上就很明显地表现出来了,像有些人从来不进食堂,有些人却只能吃青菜、啃馒头。‘富二代’的个人意识过强,不大会在意旁人的感受,所以我会经常找他们谈心,用‘换位思考’的方法引导他们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,尽量融入到寝室生活中去。而‘贫二代’,往往会在心理上处于比较劣势地位,所以必须多鼓励他们在寝室生活中争取与同学之间的平等交流。”
  余姓辅导员还发现,有的学生,本来住在同一个宿舍,应该可以成为最亲密的朋友,但是贫富差异太大,有同学的晒富,有同学的仇富,你看我不顺眼,我看你别扭,恨不得赶紧调宿舍得到解脱。大学本来是最单纯的地方,在金钱地位的影响下,本来最可贵的同窗关系变味了。
  “仇富心理不是简单的金钱关系的产物,而是学生在幼年成长过程中,把金钱和自我价值联系在了一起,认为‘没有钱就是不成功’,由于现阶段的财富状况比不上‘富二代’,由自卑产生的羞耻感造成了仇富心态。”中国青年政治学院青少年工作系副教授任苇这样分析。至今,她已进行了18年的青少年心理研究。
  “如果有自卑心理作祟,‘贫二代’学生在面对金钱的时候,很容易产生不健康的心态:要么产生仇视心理,要么会急功近利往金钱靠拢。消除这种自卑最好的方法就是提高自我价值感,告诉自己,我虽然穷,但是我不差,面对金钱的时候,要有自信。”
  任苇建议:“贫二代、富二代的仇富情绪、炫富行为,如果在大学阶段没有解决好,走入社会上又将分裂成新的矛盾行为。对于这个年龄段的大学生,高校应该帮助他们在学校里建立畅通沟通的环境,引导他们互相理解、包容。”
(编辑:康文轩)
【温馨提示】“大众健康网读者文萃”提供的范文,仅供学习参考使用,请勿做其他用途。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点击页面下方的“联系我们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刻删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