简洁版 扫一扫
读者文萃

婚纱照是怎样“炼”成的

大众健康网-读者文萃 字体:

  老婆是绝对的小女人,天生的家庭主妇,她今年四月份,便预感了今年我们要结婚,尽管我们从决定到结婚,总共才三十天的时间。

  她便认真学习有关婚纱摄影的知识,积极考察,从质量到价格、再到优惠,并在一天内敲定了“**贵族”婚纱摄影店,原因是该店店庆搞活动,原来2999元,特惠到1699元,并免费赠送新郎发型设计、新娘结婚盘头、新娘婚纱、婚车扎花等系列优惠。

  看到她眉飞色舞的样子,我有些于心不忍,又有些担心,这不仅仅不是我一个月的薪水,更重要的是,晚上老婆兴奋过后又会多吃掉我新买的半斤牛肉干。

  结婚照拍得很晚,晚到从拍到结婚只有20天时间。十一期间去过一次该婚纱摄影店,当时接待的只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妇女,据她说是全店人员都赶去广场搞活动了。

  等我们拿出定金(原则上来讲应该是订金,因为法律上规定订金是可以要回的,而定金则是不能退还的,一看就知道是商家钻了法律的空子)说明来意,恰有一对年青男女走了进来,她一边朝我们挤眉弄眼,一边说:“两个新面孔,那个谁,你们先回去吧,过两天给你们联系。”

  回去时,我一肚子不快,毕竟新顾客是客,老顾客总也是客吧!估计他们认为,反正你已经交定金了,你肯定舍不得不照,另外反正一辈子又只结一次婚,况且二次结婚,就相当于二次置业,肯定也不会在他们这种店里照。

  老婆一路好话不断,说该店如何的好,站在人家立场上,也该替人家想想云云,我想大概是舍不得那千元的优惠吧。直到十四号,老婆又闹着要去,想想结婚没有结婚照成什么样子,总不能让外人笑话,便决定抱着试试看的态度,再次携妻前往。

  这次接待的是一位孕妇大姐,态度倒是和蔼,只不过只字不提优惠的事,就吩咐上面的人安排换衣服、化妆。看来今天八成有戏。

  这时候,外面天出奇的晴了,要知道十一黄金周期间连着下了七天的雨,雨不大,却淅淅沥沥下个不停,如朱自清所言“像牛毛、像细针,密密的斜织着”,又如旁边店员们没有完没了的介绍,没有任何停息的迹象。

  上午九点多钟到的婚纱摄影店,结果一直到中午十二点才算化完妆。

  化妆师的水平很高,等我换完衣服,竟然从四个准新娘里面,差一点没有找我的老婆。一概是嘴特红、脸特白,头发特乱,仅此而已。

  轮到我的时候,化妆师像施了魔法一样,不知道是想展示一样刀子的才艺,还是终于逮着了不要钱的活实验品,拼命的往我脸上拼命的擦,然后拼命的往头上打摩丝,最后变戏法似的双手在我头一搓,标准一个奥运体育场的头型,让我不由心生敬佩,看来体育精神在中国已经深入人心了,连一个化妆师都有如此高的觉悟。

  第一套老婆是穿得紫色的长裙,专业术语应该叫婚纱吧。我是第一次结婚没有什么经验,只知道那个叫裙子,是男人没事做梦都想翻开的玩意儿。

  我穿一花色衬衫,另外穿一码大鞋,站在鞋上仿佛到了泰坦尼克号的船上,也许他们比较有预见性,以为中国人自从不裹脚以后,脚长得肯定都如今年的股市,一涨再长。

  到了摄影棚,一漂亮的助理一直帮我整理衣服,她那个细心,让我不由联想到五年级上学时,妈妈的出门前的整理与叮嘱,心里顿生温暖。摄影师一边拍,一边说着冷笑话,“帅哥,你站在老婆的后面,小迈一步,然后色迷迷的看着老婆”,脸色木讷,这些笑话也不知道自己已经说了多少遍。

  第二套的时候是白色的婚纱配白色礼服,这次终于下了泰坦尼克号,却似穿两套婚纱,因为我长得袖珍,人都说浓缩才是精华,我现在感觉这华有点像说胖子叫发福,胖叫福气,有点欺骗的味道,那样精华的东西竟然没有件像样的行头。

  第三套的时候,已经是最美夕阳红的时刻。组织者说为了赶在太阳东山之前,让大前能照上外景,毕竟我们是十一后第一批照外景的准新郎新娘,这个第一虽然用得牵强,却着实让大家兴奋了一回,毕竟都愿意在这样美好的天气里,留下自己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幕。

  车抵东昌湖畔,日已西沉,光芒已不是那浓烈,变得深沉而多情。夕阳下,四对准新郎,新娘,身着白色的礼服,婚纱,在草坪上,或躺、或坐、或拥,与湖边依依垂柳、泼光粼粼的湖水,相映成趣,构成一道美丽的风景线,惹得不少路人驻足观看。

  等我和老婆站在摄像机下,摄影师将我看了又看,最后终于决定让我穿马甲拍外景。看来他感觉到我这人长得太“可趁”了,都没有达到他们店里衣服的最低要求,实在有伤大雅。

  几经周折,试着拍了几张后,摄影有点看不过去,沙哑着嗓子喊,你们吵架呢,让你们装出害羞,害羞,懂不懂。看来人家对自己还是蛮信心的,直接由一个摄影师上升到导演的角度了,感觉自己就是那张艺谋,就是那冯小刚。

  等我站在人堆里,望了旁边伸长了脖子,鸭似的男人,又看了看身边的准新娘,乐了。原来她们正使劲的往上提婚纱,胸前已露出近二分之一的酥白。

  我认真的趴在老婆耳边说,老婆,人胖了还有这功效啊,你瞧她们。老婆看了看,乐得脸红红的,手舞足蹈地一拳打在我肚子上。我看了看,这次还真害羞了,幸亏中午没有吃饭,不然全浪费了。

  回去已经近六点了,店里的员工已经在收拾东西,还时不时的打着哈欠,好像在提示他们应该下班了,或许直接抗议说,我们店里加班是没有加班费的。

  再下去换衣服里,还没有走到门口,就听里面小伙子说“MM,以前那些朋友,还联系什么,远水解不了近渴,有时间找我玩吧,我开我的宝马来接你……”。

  等我进去一看,原来是其中一个准新郎,正穿着唐装,与服务员调情,那一脸的春光,正是摄影师所强调的色迷迷。我脑子里慢慢的闪过每一位准新娘的脸旁,猜想着谁是那么可怜,即将嫁入狼窝,色狼窝。从古装到西装,千年的时光,演绎着一出又一出几乎同出一辙“痴心女子,负心汉”的悲剧。小伙子看有人进来,连忙钻了出去。

  服务员急忙笑脸笑迎。我看了看我最喜欢的古装打扮,突然联想到小伙子丑恶的嘴脸,改手指了指中山装,就是这套吧!服务员一边帮我换衣服,一边有一搭没搭的和我着聊天,以拉近她与顾客之间的距离:

  “……我从深圳做过五年呢……咯咯……”。

  “深圳?哦……深圳人长得都像新郎吧?”我无不嘲讽的说。

  她脸一红,不再说话。只默默的为我换着衣服。临走时,看着沉默的小女孩,心里嘀咕了一下,或许女孩子有她的苦衷,总不能要求所有的天使都去做白领吧!

  我回过头,冲她笑了笑,说了声“谢谢”!这次却不是装的,笑得很真!

  又累、又饿、又困,老婆也没有了来时的欢快,一切都在摄影师的摆布下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,此时充分考验了他的耐心与组织能力,真正当了一回名导,大概最少也得相当于胡玫了。

  窗外已经华灯初上,老婆却一脸沮丧,问其原因,却是问了几个人,来拍照的价格都是搞活动价,和我们的一样。到现在我才明白,原来商家的店庆活动,可以从半年前一起优惠到今天,或许还可以一起优惠到下次店庆,而且还可以一优再优。

  拍婚纱照,老婆说像是炼狱。我望着闪烁的夜空,想:“这才刚刚到了围城的门口,拍个婚纱照尚且如此,谁知道围城后里岁月,会是一副什么模样。”

  想象中:“老婆正在歇斯底里的摔着碗筷,我委屈的抽着烟,抱着孩子蹲在门口”,女人不是要独立吗,总不至于到这种地步吧!想到这里,我嘿嘿的笑着。

(编辑:康文轩)
【温馨提示】“大众健康网读者文萃”提供的范文,仅供学习参考使用,请勿做其他用途。其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如有侵犯您的权利,请及时点击页面下方的“联系我们”通知我们,我们会立刻删除。